【原创武侠小说】没有背点血仇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主角?——苍剑墨雨录
文章 > 漫画文学 > 文学
阅读量:...
评论:...
...
...

分享文章到

2018年08月21日 22:34:06

二、

 

“婉音,你可又给为父闯了什么大祸呀?”

 

张太守背手道。他早知自家老二必是无罪释放,但见她与那白衣公子自衙门手挽手谈笑走来,心里却也不大乐意。暗暗感叹人生无常,这水迟早是要泼出去的,但对个江湖过客长情,老二这也太过草率。

 

少女见张太守责问,吐吐舌头,忙介绍道:

 

“爹爹,这位...便是锦云泰锦公子。方才多亏他出手相救,女儿才从那恶徒手中得救。咱们定要好好...酬谢他才是~”

 

一旁锦云泰说着什么路见不平乃侠客本分之类的客套话,


张之平却没听进去,他只听到那个“锦”字,神情就即大变,脸上惊疑之色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。

 

“你...你是恒州两仪门锦兴的后人?”

 

“正是!前辈可认得家父?”

 

张之平恍然大悟,想起此人轻功确与两仪门“四象步法”如出一辙,一时涌起无数过往思绪。他强忍脸上难色,干笑道:

 

“呵呵~原来锦兄尚有遗孤在世,当真是天意...那也好...”

 

锦云泰听这话中有话,要问个究竟,却见张之平已换作官场笑脸。二人客套几句,张老头故意顾左右而言他,更提出要邀自己回府,设宴好好招待一番。

 

锦云泰虽心下生疑,但见一旁婉音满心期待,却也不便点破推脱,只得硬着头皮与张氏父女二人同乘一辆马车,打道回府。

 

当晚张府筵席何其奢华自不必表,席间知府、乡绅等纷纷前来祝酒,众人你言我语,俱是称赞那姓锦公子如何武功了得少年有为,好似古今中外只此一人可称英雄似的,连带那早在江湖绝迹的恒州两仪门一时也名声大噪。

 

当晚大女张婉清安顿好被众人灌得不省人事的锦公子,见父亲卧房仍是敞亮,知他并未歇息。心中好奇,正想悄悄踱至窗边偷看,哪知还未走近,便听得响亮的一声“我不?。?!”,却是妹妹从中夺门而出,与她迎头撞上。

 

“阿音?”

 

婉清见妹妹热泪盈眶,独自掩面去了,心中猜到几分,正待去追,却被父亲叫进房门。烛光摇曳,父亲朝夕间好似徒然老了几分,头上白丝低垂,在光下莹莹闪亮。

 

“...我已吩咐老二,让她今后不得与锦云泰相见?!?/span>

 

“爹爹既对那锦公子甚是不待,何必又这般招呼他?关入监牢打断手脚不是更好?反正官宦人家的儿女,自古便是狼虎之辈,不配与寻常侠士交往是不?”

 

大女向来疼爱妹妹,张之平知她爱屋及乌才出言讥讽,也不生气,只是缓缓道:

 

“十多年前,恒州两仪门确是南国鼎鼎有名的门派,门主锦兴更是武林中不可多得的人才。他武艺精深,数年间便已打遍南疆,罕逢敌手。据说他将失传已久的太极门正阳掌与七星教幻阴拳合二为一,创出一套名为‘乾坤决’的高深武功,更想以此在当年‘天剑论道’中一鸣惊人,夺得南北武林第一人的称号。唉,可惜立足武林,终归是讲求中庸之道,凡事太尽,必然树大招风...”

 

说到此处,张婉清见父亲有意看向自己。才领会他身为武林宿老却甘愿弃武为官,在江湖上销声匿迹的苦心。

 

“记得那年我还身为凌云宫掌旗右司祭,陪同韩老宫主到得神剑峰赴约。途径玉渡关,忽见白雪漫漫,山腰处偏偏生出一片赤红,还道人间竟有能在雪地开花之景?走近一看,却是山腰上无数尸骸纵横成林,殷红血?;髁宋薇呋êH髀┑?。那正中之处,一人周身插满残刀断刃,迎风而立,却不是锦兴是谁?我见他好似一尊浴血的鬼神般屹立在前,心中大敬佩,便去探他鼻息,却发觉他已死去多时。后来多方打听,才知那年‘论道’前夕,锦兴一人上山赴约,怎奈为亲友所叛,于神剑峰下遭南国百家门派合力剿杀,他虽力抗千人,歼敌无数,却终还是力竭惨死?!?/span>

 

张之平娓娓道来,脑中回忆起当日景象静静出神。待得渐渐清醒,见大女神色关切,便摸摸她头,续道:

 

“自那时起,江湖上便算没了恒州两仪门这家字号。我原想锦家一口要么被人所灭,要么隐姓埋名不再过问江湖事。却哪想今日锦氏后人竟会出现在这龙霄城,还阴差阳错地有恩于咱家...想来锦家这些年虽为讨生计吃了不少苦楚,却能将儿女教得这般英雄侠义,反观我张之平衣食富足,却教出个...算了,不提了。总之那锦云泰身负血海深仇,却偏生好行侠义,早晚会引得仇人注目,到时惹来杀身之祸不算,若连累到我等一家老小又当如何?是以我才决意让你妹妹与他尽早断了来往?!?/span>

 

张大小姐听罢,觉父亲所说也属实有理。但待得她回得厢房细细想来,却总觉自家这等行事,未免太过胆小怕事。心道:

 

古来常说怕什么来什么。爹爹对那些南国武人怕成这般,却忘了自己身为堂堂北方凌云宫代表,与他们迟早要于天剑大会正面交锋,到时却又如何是好?难道当真要在神剑峰的观剑台上,当场跪地求饶不成?

 

想到向来养尊处优的父亲下跪模样,张婉清不禁哑然失笑,胸中担忧也减去了几分。

 

再说这锦云泰,他一连在张府盘桓了数日。这几日张之平将他待如座上宾,家中奴仆物件任其差遣,各处花园楼阁也随他游玩,只是听得张太守特别吩咐家丁,教其好生看管住两位小姐,万不可让她二人与自己相见。

 

其实少年自知身怀一大秘密,早有告辞的打算。但一想到这一去便要与魂牵梦绕的张二小姐分别,终究颇有不舍。又觉自己初入江湖,留在张老前辈身边,多增长些见闻倒也不坏。思来想去,推测张太守这人确是可靠,一拍大腿,决意向他吐露心中秘密,便从行李中摸出一物贴身揣了,径直走出房门。


收藏
投1蕉
你的态度
  • 稿件中的视频

    相关文章
    0

    错误信息

    太阳城申博娱乐城登入 | 菲律宾牛牛游戏介绍 |
  • 2018电影暑期档市场盘点 票房人次场次影片数均上升 2018-09-05
  • 《对话·寓言2047》让观众思考未来 2018-08-22
  • 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作者:让实践见证四十年辉煌 2018-08-21
  • 《实践中的马克思主义新闻观》案例教材出版 2018-08-21
  • 《宋代古琴音乐研究》简介 2018-08-21
  • 《宋书》修订本上海书展首发 十年修订只为完成美丽约定 2018-08-21
  • 《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》第二赛季线下赛观赛指南交通篇 2018-08-21
  • 《守望先锋》变成《暗黑之魂》 玩家赞不绝口 2018-08-21
  • 《守望先锋》2018夏季运动会8月10日回归 2018-08-21
  • 《学术前沿》详细介绍 2018-08-21
  • 《学思践悟》出版发行 2018-08-21
  • 《学员管理与党性教育研究》 2018-08-21
  • 《学习论理》——内蒙古日报理论专栏 2018-08-21
  • 《字绘台湾》创作分享会在台北举行 2018-08-21
  • 《孔狄亚克哲学三篇》法汉翻译本首版面世 2018-08-21